傲世皇朝平台-傲世皇朝注册登录-首页

傲世皇朝平台 >新闻动态

寻找时代的沙 见证城市进化

发布时间:2020-11-09



2017年,作为全国主流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麾下的一个新媒体平台,“城市进化论”微信公众号诞生。


它所承载的理想是见证和记录前所未有的城市进化历程,传递和汇聚推动城市进化历程的那些最有价值的思想和声音。


一群年轻的编辑记者进入“城市进化论”团队,以“探寻城市路径,揭秘经济逻辑”为追求,用特质、专业、理想主义,向大众传达:观点决定影响力,价值决定话语权。




作为城市观察类新媒体,“城市进化论”关注各大城市经济的重点人物、热点事件、重要观点及大数据,立志于做城市经济发展的观察者、思考者以及思想者。


经过3年积累,“城市进化论”公众号发展为国内具有影响力的城市经济类全媒体平台。业界主流榜单“新榜”数据显示,“城市进化论”热度超过72%学术类公众号,单篇报道全网传播点击量超过百万级别。


它的迅速发展,离不开主创团队对真相的追求和对新闻的要求,特别是在每一次城市重大事件发生后,准确把握、深入思考、广泛调研和高质量成稿,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脚力、眼力、脑力和笔力。


今天,我们走进这个团队,带大家认识这群年轻的媒体人。



聊起幕后故事,“城市进化论”主编江然向我们介绍了五位团队代表:


记者  黄名扬:经济学与金融投资专业出身,“聪明、灵活,双商都很高,假以时日会有很大提升”。


记者   吴林静:专长科技和公司新闻,“具备新闻热情、敏感性、挖掘能力等优秀记者应有的素质,重庆妹子,果断、耿直、火爆”。


记者  杨弃非:毕业于布里斯托大学国际关系专业,“他轴,是好的那种轴,严谨、专业、愿意钻研,对自我要求严格”,已受邀担任深圳《特区经济》杂志专委会成员。


编辑  刘艳美:是爱岗敬业本人了,“人美心善业务能力强,关键永远在线永不着家”。


运维  张强:“是团队永远的最强后盾,脾气超好,关爱支持每一个小朋友”。



新媒体时代,公众号是需要统一人设还是记者们各具风格?


黄名扬有一段时间被这个问题困扰,在与编辑和领导沟通后她想明白了,“每个人的写稿风格是不一样的,思路是不一样的,但是好文章是大家一看就看出来的”。


刘艳美说:“还是要保留特质,因为读者变了,他们会更喜欢有特质的作者和文章。” 她以吴林静和杨弃非举例,一个是追求说人话,有趣味,活灵活现就把道理说明白了;一个是学霸,文章像论文一样逻辑严密。要把这两个人的风格改成一种是做不到的,也没必要。


“城市进化论”注重营造让小伙伴们安心的团队气氛,让大家尽量做自己。



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各地都在承受新冠疫情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考验,而成都表现突出,展现出了较强的抗压能力和韧劲儿。


“城市进化论”团队敏锐捕捉到这一新闻点,认为这是一次近距离观察成都的机会,同时也能为特殊时期下各自寻求出路的城市提供参考和借鉴的样本。


他们经过多日头脑风暴,探讨了多种思路,吴林静想到:“站在当下,总结过去,我最深的感受是,成都的发展是一番谋定而后动的长远考虑,城市发展框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初见雏形。”


这一系列感悟最终被提炼出“一盘城市的棋局”概念,《成都:一盘韧性十足的大棋局》由此诞生。稿件一经发出就获得了市委主要领导的肯定,并与主创团队深度交流。


▲ 《成都:一盘韧性十足的大棋局》报道截图


其实,像这样优质的报道频频见于“城市进化论”微信公众号平台上,比如对话总书记问策十四五会议现场发言的最年轻专家陆铭教授的《对话陆铭:我们有太多的体制性、结构性问题,解决可释放巨大制度红利》;再比如近期报道江苏高速服务区爆红现象,探讨背后所折射出的城市发展逻辑的《江苏高速服务区做对了什么》。


一篇接一篇硬核采访、一次又一次深度访谈,奠定了城市进化论在城市观察类媒体中的地位,也锻炼、展现了团队中每个人的实力。


黄名扬谈到工作中两次“突破感”极其明显的经历:首次当英文导游,向外宾介绍成都,“第一次产生了忐忑。但最初的忐忑有多重,最终顺利完成任务的成就感就有多深”。


第二次是在纽约时报广场的万豪酒店主持圆桌论坛,全英文对话高端金融人士,“更大的舞台,更多的忐忑,更强烈的成就感和突破感”。


▲ 黄名扬专访“城市竞争力”的专家——美国巴克内尔大学经济系教授彼得?卡尔?克罗索(Peter Karl Kresl)


杨弃非谈到自己满意的一次报道是采访城市场景理论提出者丹尼尔·西尔,并写下《城市场景理论提出者:一座城市的“归属感”从何而来》。


今年是成都提出“场景营城”第三年,但对于“什么是场景理念”,很多人还有诸多疑问。


作为新闻团队认为有必要再次输出这一理念。而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直接采访丹尼尔·西尔教授。


杨弃非有丰富的国外专家采访经验,这一任务非他莫属。


靠一封近20个问题的电子邮件,跨越12个时区,杨弃非实现了与西尔教授的深度思想交流。这篇稿件出炉不久就获得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评价。


▲ 杨弃非参加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刘艳美和吴林静印象深刻的是从去年开始的关于“城市收缩”的系列报道。


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首次出现了“收缩型城市”,引起了她们的好奇。


“什么是收缩型城市?哪些城市正在‘收缩’?收缩对城市而言,意味着什么?”,带着对开垦这一话题“处女地”的热情,在对学者研究范式有了初步了解的基础上,她们决定根据住建部每年发布的城市统计年鉴进行一番深入研究,最终写成《我们统计了三年的数据,这22个城市正在“收缩”》一文。此后,不少媒体和研究机构都进行了跟进,“收缩型城市”一时成为热议话题。


今年,她们在去年基础上更进一步,又写出《又有8座城市开始收缩,这回不止是东北》。


今年疫后,得益于与复旦大学合作的机会,吴林静成功拜访并与北京城市实验室(Beijing City Lab)创建人、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城市大数据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龙瀛进行了深度访谈,完成《对话 | 龙瀛:城市收缩的第三阶段是走向“空置和破败”》。


▲ 《对话 | 龙瀛:城市收缩的第三阶段是走向“空置和破败”》视频访谈截图


张强负责平台的对外业务拓展,立足西部,向沿海一带延伸触角,“我们发现很多企业也在关注城市观察、场景营城方面的内容,我们的公众号越来越受关注,也获得了企业与品牌的商业投放。这说明我们一直以来的方向是对的,市场是认可的”。


扎实的学术与从业背景,让他们的报道稿件兼具宏观论点与可读性,尤其是他们对成都“场景营城”部署的理解和把握、对城市进化轨迹和场景洞察的能力,以及突破采访资源“上接天线”的综合素质,都上升到了全新的高度。



关于“城市进化论”的《开篇词 | 城市,为人而生,也为人而进化》里写道:归根结底,她要看到城市的人和人性。这是“城市进化论”与君共勉的使命。


作为城市观察类新媒体,主编江然感言,他们要把视角收到最窄,把镜头拉得最近。从个体的感受出发,去寻找“时代的沙”的落脚处,并且把准正确的逻辑起点。


作为媒体人,他们于个体感受出发见城市,也是见自己的过程。


刘艳美说“城市进化论”是他们理想主义的平台。


黄名扬谈自己成为记者的源动力就是好奇心,她渴望在“城市进化论”找到那些和她一样好奇心重、想知道背后故事的读者,写出看似偶然的事件背后的必然,带给她巨大的成就感。



“城市进化论”的初心是“教育”,启智大众、影响少数、教育未来。这是团队的期盼与目的。借助新的生产方式,更高效地组织和传播内容,并且打造自己的IP。


今年是每经的技术元年,数据新闻会是团队未来看好的观察切入点。“发力要有深度,要沉住气,时代永远缺优质内容,要耐得住寂寞”。


星 彩 蛋

城市发展没有绝对的模板,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独特性,

局气的北京,精致的上海,年轻的深圳,

自在的广州,安逸的成都……

“小星星”为你探秘属于这五位媒体人的城市私藏。


 

 

 


超  星  说

城市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与美好的希望,作为记录者,“城市进化论”团队

用独特的视角,敏锐的洞察力,研究和跟踪城市的发展逻辑与成长轨迹。

坚持自己,做有深度的内容,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

城市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他们仍将记录......


- End -

傲世皇朝平台

Chengdu Media Group
Baidu
搜狗